在疼痛中拥抱希望,一个顺产妈妈的三天两夜 - 杭州尤尼票务

杭州尤尼票务

网站首页 公司介绍 联系我们 在线留言
 
 

在疼痛中拥抱希望,一个顺产妈妈的三天两夜

发布时间:2021-05-25 10:29:27
  今年是我儿子本命年,24年光阴流走,迎接儿子到来的经历,还历历在目,恍若昨天。   我预产期是4月2日,孕检时一切正常,我结婚早,在农村长大,身体素质好。当时住在我爱人单位,离市医院远,怀孕时就决定生孩子到旁边卫生院。      4月4日凌晨我感觉身体有异,爱人喊上值班同事,他们陪我一起去了一墙之隔的卫生院。当晚值班护士是爱人的同学,她问了下情况,告诉我们离生还早,卫生院电线坏了,黑灯瞎火,让我们回去天亮再去来得及。   早上,我爱人回老家把婆婆接来,婆婆共生过9个孩子,她来了后不让我去院子里的公共厕所。   5号凌晨,我觉得肚子坠胀,就抱着肚子在屋里走,婆婆醒来催我爱人把我送到卫生院。   值班的是个实习护士,和我爱人一个村的,我是她实习后接生的第一个产妇。住院后护士告诉我,肚子疼是孩子要出来,让我用力配合,我就照她说的做,可一上午也没生。      到了中午,我开始坐卧不安,感觉腰疼得要断了一样,我跪在床边抱着床腿才舒服一些。这时,妇产科主任才去看我,当时我疼得大叫,她声色俱厉地说,那么大个子生那么小点儿个孩子,比老母鸡生个蛋还容易,叫什么叫,不许叫,说完就走了。   白天,我妈妈和婆婆、堂嫂还有我爱人的同事都去看我,那时我真的很狼狈。时间越久我越难受,我对爱人说,我不生了我要回家,不让我回家我就去跳楼。我爱人寸步不离地跟着我,医生和护士只偶尔去看一眼,也没人给我做检查。   晚上,爱人的同学值班,她检查完后对我爱人说,宫口开了一点,一时半会儿生不了,白天去爬山太累,她去值班室睡觉,快生的时候让我爱人叫她,交代完就走了。      我生头胎,怎么知道啥状况是快生的时候。她去休息后,我越来越恐惧,肚子也疼得越来越厉害。我整个儿崩溃了,我哭着对爱人说,我不到这里生了,我要去一医院。   那时还没手机,打车也不方便,我爱人去找在政府开车的司机。他翻院墙进到政府大院,司机不停跟他道歉,司机说我知道你有啥事,但今天喝醉了无法开车,说完就蹲在旁边吐的稀里哗啦。   无奈,我爱人又翻墙进到另一个家属院,找到一个熟识的货车司机把我送到一医院。等办完住院手续,是凌晨两点,医生让我直接进了产房。   产房医生给我做完检查,告诉我离生还早着,让我肚子疼的时候往上吸气,可缓解疼痛。我照着做后,果然好受一些。      到了一医院,我开始放松,医生护士不断去问我。那晚产房只有我和另外一个产妇,我刚进去不久,她就生了,二胎,大胖儿子。护士告诉她后,她一激动引起大出血,医生又忙着给她止血,到天亮才让她离开产房。   早上,医生上班会诊后,出了几个助产方案,让我爱人签字。妇产科钟主任告诉我爱人,现在的情况是大人心力衰竭,孩子心跳加速且脐带挂在耳朵上。目前先打催产针,实行第一个方案,侧切,再不生的话就剖腹。   我爱人向医生表态,不管用哪种方案他都同意,花多少钱都无所谓,要保证母子平安,万一有特殊情况,先保大人。钟主任到产房对接生医生说,我很感动,从没见过这么配合的家属。      打上催产针,我身边围了七八个医生护士,我听见像剪刀剪布的哧哧声,但感觉不到疼,只觉得一股温热的液体流出来。   接生医生刺破羊水的时候对我说,医生护士帮忙按压,让我使劲儿,争取顺产生下来。我当时只感觉很多双手按在我身上,还没开始用力,就感觉哗啦一下,身体轻松了很多。   然后就听见医开心地说,生了,孩子呛了羊水,不哭。护士拿开我鼻子上的吸氧管,对着孩子呼哧几下。护士边操作边夸,这孩子鼻梁真高,另一个护士说,眼眶也很高,是个大眼睛孩子。所有的医生护士就围过去看,然后得出一个结论,这孩子长得真漂亮。      她们说完我就听见孩子哇哇大哭起来,哭了几声就不哭了。护士称完体重,把孩子包好抱出去时,给我看了一眼,我当时没太多喜悦,只感觉太累太辛苦了。   我问医生是男孩儿还是女孩儿,她们都不说,我说我不介意。医生反驳道,早上那个产妇也说不在乎男女,结果听说生了儿子,一激动引起大出血。我也就不想再问,管他男孩儿女孩儿,反正已经生下来了。   孩子刚抱走,妇产科主任进来给大家交代,孩子爸爸不买糖来,孩子不抱给他,忙了我们一个科室的人。护士告诉她,孩子抱出去了,糖早已拿来,买的还是很贵的好糖,他爸爸一直把脸贴在门上望着哩。   在产房观察两小时后,我被送回病房。护士让我爱人把我抱到病床上,同病房的家属都说他抱不动我,我干脆自己挪到病床上去了。      躺好后我爱人把儿子抱过来,让他睡在我身边,我看了看,小东西正呼呼大睡,脸上很干净,只额头上有点干了的白色皮皮,不像传说中皱巴巴的小老头儿样儿,还看不出来五官像谁。就是受产道挤压,脑袋有点尖尖的。   那天是周末,1997年4月6日上午10时25分,经过三天两夜,我顺产生下儿子,6斤2两。从那天起,我开启了幸福又艰辛的育儿之旅。
 
打印本页 || 关闭窗口

上一篇:使用隔夜茶、篡改有效期 蜜雪冰城被重点检查

下一篇:半月谈|这才是乡村学校的样子!



© 2009-2016 杭州的士票 北京信用卡代还 北京梦想信用卡代还 北京代还信用卡 北京信用卡垫还 北京信用卡代还款 北京358金融 北京信用卡代还 北京代还信用卡 北京信用卡取现

-